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一位“專家型”農民的30年“稻田守望夢”

來源:黨員生活微信  日期:2020-09-24   編輯:肖晗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他守望的不只是眼前的稻田,也是農村未來的希望。

在天門市石家河鎮姚嶺村,一望無際的稻田中,收割機轟鳴著穿梭作業,金黃飽滿的谷粒“嘩嘩嘩”地從收割機流向滿載的卡車,一幅豐收的景象徐徐展開。

不到20分鐘,10余畝稻田里的水稻就變成了高高堆起的稻谷,這在過去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耕時代是不可想象的。如今,這已經是華豐農業專業合作社近8.6萬畝農田的常態,合作社理事長吳華平就是這場農業機械化變革的領頭人。

 

640.webp_副本

 

吳華平,現任天門市華豐農業專業合作社黨支部書記、理事長。投身農業30余年,他帶領的華豐農業合作社獲得“全國農民專業合作社示范社”“全國農機合作社示范社”“全省五強農民專業合作社”等榮譽稱號,所在黨支部被表彰為“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其個人也獲得“全國勞動模范”“全國十佳農民”“湖北省改革先鋒”“湖北省農業產業領軍人才”等多項榮譽稱號?!饵h員生活》2020年09期·下封面人物。

讓利于農民,創造種田新模式

十幾臺大型器械在稻田里作業,這樣的景象在東北十分常見,在中部丘陵地帶的湖北卻并不多見。丘陵地形塑造了傳統農業的耕種形態,也限制了農業規?;陌l展。

640.webp (1)_副本

成立于2006年的華豐農業專業合作社,現有社員268人,機械480臺(套),流轉省內土地8.6萬畝,省外土地3萬多畝,管理的農田遍布湖北、河南、湖南、安徽、黑龍江、上海6個省市。

從只有9個人的農機服務隊,到成長為獲得“湖北省五強合作社”和“全國示范社”的集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綜合性合作社,吳華平走出了一條不同尋常的道路。

其實早在2002年,吳華平就購買了一臺亞細亞手扶式插秧機,并在農業機械化領域嶄露頭角。2005年,當時正值國家推廣農業機械化生產,抓住機遇的他和志同道合的伙伴響應號召,成立了湖北省內第一家專門從事農機插秧的服務隊,為附近村里的人服務。

然而,由于插秧機維修技術掌握不到位和管理不善,在運行了一年多后,成員們紛紛退出。這次深刻的教訓讓吳華平意識到,空有農業熱情,沒有成熟的技術和現代化的管理,合作社的發展很難走得遠。

640.webp (2)_副本

2006年11月,吳華平主動前往江蘇學習農機技術,又自費報名參加武漢大學組織的工商管理培訓班,每周在天門和武漢之間來回奔波。在他看來,學技術、學管理都是在彌補自己的不足。

隨著《農民專業合作社法》的出臺,2006年底,吳華平再次成立了農機插秧專業合作社,以農業機械入股的方式,組織周邊及外地18臺大、小插秧機入社。

江漢平原土地肥沃,好種多打糧。

然而,由于年輕人外出務工和進城經商,種田逐漸淪為中老年人的生計。吳華平意識到:“只有新的種田模式才能破局。”

640.webp (3)_副本

吳華平開始大規模流轉土地。2013年,當周圍土地被以200、300元每畝的價格流轉時,吳華平卻給農戶開出了1128元每畝的“天價”流轉費。

“這簡直是吃虧不討好,”合作社副理事長兼財務部長沈社青算起了經濟賬,“一年到頭,合作社賺的錢可能還不夠支付農戶的流轉費。”

吳華平卻給他算了一筆規模賬:農村里,田地大量拋荒或交給親戚種,假如只是按照低價格流轉,那么可能流轉的土地是分散的,不成規模的。如果能把農民小規模耕種所能產生的最大效益讓利給他們,就能實現成片的大規模流轉。“我們就是要把最大的利益讓給農民,從規?;?、機械化中找效益。”

在這種觀念的驅動下,吳華平創新了土地流轉、種植方式,對“全托”的農田實現規?;N植,為“半托”農田提供全程機械化服務或季節性流轉,做到“人閑田不閑”。

640.webp (4)_副本

這種模式既保留了現有的農村產權制度,又解決了農村無人種田的難題,還解決了農業小規模不經濟的問題。2013年,“華豐模式”被寫入省委1號文件在全省推廣;2019年,吳華平榮獲湖北改革獎個人獎。

向科技要效益,讓種地也能掙錢

如今,華豐合作社提供機械化服務面積累計超過50萬畝。2019年,合作社糧食產量達到了1.8億斤,社員連續五年人均收入近6萬元,最高時人均達到了8萬元。

農業發展僅有規模還不夠,還要運用現代科技手段。在華豐農業專業合作社,隨處可見大型的農業機械設備。從耕整機、插秧機、收割機到灌溉、噴灑用的大型遠程遙控無人機,從智能溫室育秧大棚到“智力種田”展示區,無一不讓人感覺到現代科技農業的氣息。

640.webp (5)_副本

除了設備的科技化,在管理上,吳華平也在合作社推行“企業化管理”。如今的合作社社員,有著相對固定的上下班時間。每天早上7點社員集中,安排當天生產,中晚餐統一到食堂吃免費餐,吃晚餐時匯報一天工作。

曾經面朝黃土背朝天、單打獨斗的農民,轉變為了有組織、有科技、有管理的現代農業從業者。“我想讓農民靠種田也能掙到錢,過上好日子。”吳華平用行動一步步實現著自己的初心和目標。

然而,農業科技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種植技術和自然災害仍是發展路上兩大難題。

640.webp (6)_副本

2010年初,華豐合作社受天門熊望臺農場委托,為2.13萬畝土地提供水稻種植機械服務。然而,熊望臺農場地處漢江邊,土壤為青沙壤。

當時,農業專家普遍認為,青沙壤保水保肥性差,秧苗盤根性差,培育健壯秧苗難度非常大。要實行機械化種植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吳華平選擇迎難而上。“要實行機械化操作,就必須攻克這個難題。”正月初六,吳華平就奔赴熊望臺,20多天的時間里,連續開展了6個批次的青沙壤育苗實驗。然而,前幾個批次的秧苗實驗都以失敗告終。

接連的失敗挫傷了社員的積極性。2010年2月28日,合作社作業組50多人到達熊望臺。了解情況后,有人拍桌子說要退出。

吳華平卻不甘心。他說:“實驗我一定要做下去,損失由我一人承擔。”“兩萬畝農田,不能機械插秧,這損失得有多少?”社員聽罷搖起了頭,紛紛離開……

幾天后,第6批秧苗實驗結果揭曉??粗砻绶泵母毢途o密盤結的青沙結塊,吳華平知道,自己成功了。

“你們快來看,看青沙壤到底能不能育秧,秧苗插秧機能不能用得上?”打電話告知社員試驗成果時,吳華平底氣十足。

這項技術的發明打破了行業內既往認知,也填補了國內軟盤育秧技術的空白。2013年8月,吳華平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青沙培育機插秧秧苗的方法”的發明專利,并于2016年正式獲批。

640.webp (7)_副本

做一輩子“稻田守望者”

今年57歲的吳華平,仍保持著每天到田里看一看的習慣。早晨第一縷陽光撒進稻田,吳華平就沿著田間地頭查看水稻的生長情況,仔細觀察病蟲災害。他說:“我看一眼,就能知道水稻有沒有問題。”

自2006年成立合作社以來,吳華平帶領17名黨員堅守著確保農民收益、帶領大家致富的承諾。合作社積極發展農業相關產業,遇到連年的自然災害,也堅持做到不減農戶土地流轉收入,農田損失由農業產業項目來補。

20多年來,“全國種糧大戶”“全國十佳農民”等諸多榮譽加身的吳華平,始終堅守在糧食種植一線。不論是發展瓜稻、富硒稻、再生稻,還是創新蝦稻共作、稻鰍共生等,他都堅持不放棄糧食的種植。

640.webp (8)_副本

吳華平對糧食和土地的熱愛,也延續在農民和農村上。華豐合作社的社員里,大多都是附近的村民,輻射周邊16個村。村民在社里工作,不僅能拿到工資,年底還有分紅。

第二作業組的林凱是小組里唯一的90后,2011年加入合作社后,在社里學到了各項農機的操作。從駕駛到維修,技能掌握得十分熟練。如今不用外出打工,在村里種田一年工資加分紅就有7、8萬,日子過得舒服又愜意。

在華豐合作社的統一設計規劃下,社員們還集體搬進了新型農民社區——華豐小區。小區位于合作社旁200米,黑瓦白墻的徽派建筑錯落有致,門前的休閑門廊三兩相聚。入住小區后,社員們生活環境改善了,騰出的土地又能繼續整合為規?;?,“社村共建”讓農民變成了“有地的市民”。

合作社發展起來后,吳華平著力讓更多的人享受到發展的成果。

石廟村12組原來的土路彎彎繞繞、雜草叢生,抽水到田地需要4個小時。合作社把溝渠硬化后,如今抽水到地只要半個小時。7組原來道路不通,種稻收割都是肩挑手提,一段段搬。合作社開展田邊硬化后,現在車可以直接開到田邊,運輸起來十分便利。提起吳華平,村民們都說:“老吳這是在給我們做好事啊!”

疫情期間,吳華平更是主動將合作社培訓樓60間標準房提供給政府作為新冠肺炎四類人員隔離區,并安排黨員輪流值守。他還代表合作社向天門市人民醫院捐贈價值10萬元的華豐再生稻大米、柑橘。

面對今年國際糧食現狀,他及時響應政府號召,調整水稻種植計劃,力爭糧食總產10萬噸,增產1萬噸,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作出貢獻。

640.webp (9)_副本

如今的吳華平,身份是多重的。他是黨員、是農民、是理事長、也是華中農業大學創業導師、省人大代表。在這些身份中,他最喜歡的還是農民。

他說,“我作為普通農民,作為一名黨員,能夠帶著廣大農民發家致富,共同奔赴小康社會,這是我的心愿”。(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  歐陽吟子  趙雯;攝影  張博倫;通訊員  李堯)

640.webp (10)_副本

記者手記:新型“專家型”農民

微信圖片_20201019160805_副本

見到吳華平時,他戴著一副方形玻璃眼鏡,穿著干凈整潔的襯衫,腳上蹬著一雙運動鞋,身形站得筆直。除了曬得黝黑的皮膚,他與印象中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迥然不同,身上透著一副專家學者的氣息。

不論是說起農業產業、國家政策還是耕種勞作、育苗插秧,他都十分健談。眼前的吳華平,更像是運用現代科學技術和先進的管理方法的新型“專家型”農民。

吳華平扎根農業的幾十年,是伴隨著中國農業深化改革的幾十年。他似乎踩在了每一個風口上,做了一個又一個富有挑戰的決定。然而,決定的背后,他也承擔著一個又一個風險。

他順應了時代潮流、響應了國家號召。同時,他也在農業領域創造了自己的“華豐模式”,影響著未來農業發展的走向。我們獲悉,每年召開農業座談會前夕,中央調研組都要向這位一直處在農業一線的“專家型”農民了解基層的情況。

隨著現代化和城鎮化的不斷發展,農村的未來發展也在接受著時代的重重考驗。近30年投身農業發展,吳華平創新了土地流轉方式和種植模式,解決了未來農村誰來種田、怎么種田的問題,為農村的未來發展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他守望的不只是眼前的稻田,也是農村未來的希望。

微乐麻将外挂软件 辽宁11选5几点结束 刮刮乐附魔活动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_Welcome 任选9场最高奖金多少钱 pp电子哪个好玩—点击进入 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吉林快三遗漏走势 北京赛车单双怎么买稳 加拿大pc蛋蛋在线预测网站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结果 河内5分彩走势图AC值 东森娱乐平台真的吗 福建时时彩计划群 精准资料四肖中特 亿客隆彩票网址 新加坡二分彩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