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開國上將陳士榘:“失蹤”六年帶領特種工程兵建成兩彈基地

來源:人民網  日期:2020-07-22   編輯:黃夢田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他和大家一起住土坯房和地窩子,剛進駐時4平米的地窩睡了6個將軍。加之正趕上三年經濟困難時期,供給嚴重不足,吃不飽,又缺乏蔬菜,全體官兵靠挖野菜,摘駱駝刺補充?!伴L須長發,棉絮外露,滿面土色,嘴唇干裂,目光執著?!边@是當年工程兵的真實寫照。

陳士榘,湖北武昌黃土陂人,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上將。在革命生涯中,先后參加了湘贛邊界秋收起義、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長征、廣陽戰斗、山東抗日根據地歷次戰斗、孟良崮戰役等戰役戰斗。新中國成立后,陳士榘任軍事學院訓練部部長、教育長。1958年兼任工程兵特種工程指揮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完成兩彈基地工程任務,為中國導彈、原子彈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陳士榘(1909年4月14日-1995年7月22日)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驍勇善戰 初顯英雄本色

1928年4月,毛澤東與朱德在井岡山勝利會師后,所部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四軍,陳士榘在第四軍下轄的第十一師三十一團一營一連擔任排長。8月,國民黨軍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進行第二次“會剿”時,紅四軍主力部隊去迎接在湘南行動受挫后轉移到桂東的二十八團和二十九團,陳士榘所在的營留守井岡山。負責指揮抗擊“會剿”之敵的是三十一團團長朱云卿和黨代表何挺穎,陳士榘所在排的任務是堅守黃洋界哨口陣地。在陣地上,陳士榘帶領全排多次打退了國民黨軍的猛烈進攻,當后來國民黨軍重新組織進攻時,紅軍以僅有的1門迫擊炮和3發炮彈,轟擊其后續部隊,來犯的國民黨軍誤以為是紅四軍主力回山了,害怕被前后夾擊,連夜逃離了井岡山。黃洋界保衛戰的勝利,為紅四軍主力回師井岡山,打破國民黨軍對井岡山根據地的第二次“會剿”創造了條件。

3年后,陳士榘調任紅一軍團司令部教育科科長。陳士榘認為只有槍打得準,才能達到既消滅敵人又節約子彈的目的。針對當時部隊槍支少、子彈匱乏的實際困難,他通過舉辦骨干訓練班來對指戰員重點進行射擊科目的訓練。事實證明,經過射擊訓練的骨干們在后來的歷次反“圍剿”作戰中發揮了很大作用。紅一軍團整編后,陳士榘從教育科長改任為作戰科長,參與了紅一軍團第四次反“圍剿”作戰計劃的擬定,為第四次反“圍剿”的勝利做出了較大貢獻。國民黨軍對中央蘇區進行第五次大規模“圍剿”時,陳士榘在軍團長林彪、政治委員聶榮臻的指示下,針對這次“圍剿”的特點,擬制了“黑虎掏心戰術”,即乘敵人立足未穩、工事還沒修好之際,直掏國民黨軍的指揮中心,迅速將其消滅后,再分割圍殲其余的敵人。由于當時受“左”傾錯誤指導的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實行了錯誤的軍事戰略指導,雖然紅一軍團在溫坊戰斗取得了殲敵1個旅又1個團共4000余人的重要勝利,但并未挽回整個反“圍剿”的失敗。

長征途中帶領紅軍占領定番城 毛澤東稱“用兵得法”

1935年4月12日,長征途中的紅一軍團為了掩護中央紅軍進軍云南,決定攻克定番城(今貴州省惠水縣),掃清貴陽通往云南交通線上的障礙。一大早,時任紅一軍團教導營營長的陳士榘接受命令后,帶領教導營急速行軍20多公里,到達赤城鎮附近,迅速占領了赤城鎮區公所。這時,區公所的人早已望風而逃。當兩名戰士扛著從區公所房頂上拔下來的“青天白日”旗從陳士榘身邊走過時,陳士榘突然眼睛一亮,從腦海中蹦出了一個想法。他當即決定來個隱真示假,命令傳令兵打起那面旗子,帶領部隊冒充中央軍,大搖大擺地向定番城進發。

快到定番城時,陳士榘見城墻上人頭攢動,爭先恐后地向紅軍隊伍招手。國民黨縣黨部、縣政府的大小官吏和一幫子嘍啰們,果然把紅軍當成中央軍來歡迎。陳士榘心中暗喜,遂令部隊迅速靠近,做好戰斗準備。當紅軍走到城門橋頭的時候,敵人才發現上了當,靖衛團的哨兵趕緊開火,警察手忙腳亂急忙關閉城門,登城抵抗,但為時已晚。教導營第一連的一個班迅速爬上城墻,當場擊斃幾個守城的敵兵,后續部隊也迅速撲了上去。敵人見紅軍來勢迅猛,在一片驚恐的喊叫聲中狼狽散逃。紅軍占領定番城后,積極開展群眾工作,大造“打下貴陽城,活捉蔣介石”的輿論,并召開了城鄉群眾大會。會上揭露了反動的縣政府和惡霸地主的種種罪狀,將一批收繳的財物分給貧苦的工農群眾。許多工農群眾看看手中的財物,望著滿身硝煙的紅軍戰士,流著眼淚說:“共產黨領導的紅軍,才真正是救窮人的大恩人!”定番城被攻克后,毛澤東隨總部路過此地,見到陳士榘時,笑著對他身邊的同志說:“你們看,陳士榘用兵多得法,他也學會跟敵人搞名堂哩!” 

抗日戰場上披堅執銳 有勇有謀

開國上將陳士榘 ,曾是聶榮臻、羅榮桓等元帥的得力助手??谷諔饒錾纤麍詧啼J,有勇有謀,譜寫過烈火春秋。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后,8月25日,根據國共合作抗戰協議,中共中央軍委發布命令,將中國工農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陳士榘所在部隊被編為八路軍第一一五師第三四三旅,陳光任旅長,陳士榘任參謀長。為挽救華北危局,八路軍改編尚未就緒即奔赴華北抗日前線。當一一五師向晉東北挺進時,日軍華北方面軍第五師團迅速向渾源、靈丘進攻,企圖突破平型關、茹越口,打開晉北通路,配合其主力殲滅平漢鐵路一線國民黨軍。為配合友軍作戰,阻滯日軍的攻勢,八路軍總部命令:一一五師主力速向平型關開進。

他和偵察科科長蘇靜帶領幾個戰士隱蔽接近窗口,開始用日語喊話。日軍仍不肯出來,還向外打槍。片刻后,經陳士榘等反復喊話,日軍不打槍了,用生硬的中國話回答:“明白,明白。”等了一會兒,仍不見日軍出來,陳士榘果斷沖進房內,見一個日軍士兵躲在老鄉的糧筐里,便立即將其擒獲。被俘日軍是第二十師團第七十九聯隊輜重兵軍曹加滕幸夫,陳士榘遂成為八路軍第一個俘虜日軍的指揮員。此役殲日軍近千人,俘3人,繳獲步槍 300 余支及大批軍需物資。

10萬特種工程兵為兩彈做窩 甘做無名英雄

從1958年4月陳士榘受命開始,到1964年原子彈爆炸成功,他整整“失蹤”了6年。1958年,陳士榘被任命為特種工程指揮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所在部隊,是為兩彈工程“做窩”的、有著10萬特種工程兵將士的“7169部隊”。陳士榘形容羅布泊是“風吹石頭跑,地上不長草,吃水貴如油,四季穿棉襖”。毛澤東曾說:“你們(指工程兵)立了功,他們(指國防科委)出了名;你們做窩(建成的兩彈基地),他們下蛋(成功爆炸原子彈),我們中國人說話算數了!你們都立了大功!”

父親親率10萬官兵來到荒無人煙、飛沙走石的戈壁灘,開始了艱苦的基地建設。父親形容羅布泊是“風吹石頭跑,地上不長草,吃水貴如油,四季穿棉襖”。他和大家一起住土坯房和地窩子,剛進駐時4平米的地窩睡了6個將軍。加之正趕上三年經濟困難時期,供給嚴重不足,吃不飽,又缺乏蔬菜,全體官兵靠挖野菜,摘駱駝刺補充。“長須長發,棉絮外露,滿面土色,嘴唇干裂,目光執著。”這是當年工程兵的真實寫照。

微乐麻将外挂软件 青海11选5第 二肖中特请大胆下注 中国体育彩湖北11选5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开奖结果 重庆欢乐生肖什么时候开售 怎么买五分彩稳赚 新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ag真人怎么才能赢钱 六肖中特彩图 新疆11选5追号 2021广东透码 AB真人 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 湖北快3预测计划 云南11选5任6遗漏 刮刮乐最高中奖记录